菠萝蜜app在哪能看

2021年11月12日

两兄弟这般腻歪的重逢画面,让包厢内众人看的目瞪口呆,被一顿收拾的云飞飞半天才缓过劲儿来,摸着肿胀的脸颊,心内虽极度不服,但眼下却也不敢发声。

京都大院说出来是够吓人,可家里那些护卫毕竟在遥遥千里之外,远水救不了近火,李大年跟他那个嚣张兄弟不怕,云飞飞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他也终于明白什么叫强龙压不过地头蛇。

以前不知道李大年究竟是什么背景,直到方才听到江海李家,在场的所有人,云姣姣甚至沈雪凝都才清楚,为何李大年一个新生能在国学院如此逍遥快活。

即便国学院大部分学生都是从外地来的,但国学院每年都会给校师生召开股东见面会,财大气粗的李震天自然也在其列,并作为国学院背后第一大股东被隆重介绍。

由此,李震天在江海市的地位也逐渐被师生们熟知,尤其是马皮英这个年级主任,在别的老师面前把李震天都吹捧成了江海市的土皇帝,学生们耳濡目染,哪能不当李震天是一号人物?

至于江海李家的败家子,学生们也曾耳闻过他的嚣张事迹,只是李大年这些年不在国内,名字少有人提及,所以他们之前也就没打听到。

云姣姣早就猜测李大年在江海背景不俗,所以表现的并不意外,至于哥哥被打,她是有些气愤,但更多的是怪哥哥咎由自取,不听她的劝告。

沈雪凝这个单纯的姑娘对李大年的身份就十分意外了,因为通过这几天的接触,她完没觉得李大年像传闻中那个江海李家的败家子。

与她在一起时,李大年十分温和谦逊,一些小细节上做的也很绅士,让她感觉很安很可靠。g酷g《匠p网:唯n一-正版,h其他都{是盗_版p0)

神色复杂的看了李大年一眼,沈雪凝那颗少女心却没来由的猛跳,单纯少女似是想到了什么,慌忙红着脸低下了头,不敢让外人瞧见她这幅模样。

孙齐天给李大年介绍了王光生。

李大年看得出来,孙齐天对王光生相当尊重,所以他也十分尊重对方,抱拳客套的说了些场面话,二人相视一笑,不计前嫌。

性感的乳白色

“李大少,之前虽未曾谋面,但常听孙大少在耳边提起,我就知道你也是条汉子,今日一见,果然不同凡响!在下受教了!”

作为孙齐天最忠心的打手,王光生经常与孙齐天一起喝酒,每次喝醉,孙齐天都会眉飞色舞的讲以前江海四少的那些嚣张事迹,只要一说到李大年,孙齐天语气中总会透着股不服,但不服之后,又是哭骂着埋怨,说李大年这小子去了国外,连个信儿都没了,亏我这么想他!

从那时王光生就知道,李大年在孙齐天心中有多重要。

李大年客气一笑,回头走到低着头的沈雪凝面前,轻轻呼唤,沈雪凝抬头,将目光中的痴迷极快隐藏,轻笑道,“怎么了,大年同学?”

“事儿结束了,今天让你受惊,实在不好意思,我这就送你回学院!”李大年伸手将沈雪凝扶起时,少女的身子明显颤了一下,如同遭受电击。

但李大年只以为她是被刚才的情形吓到了,再次语声温柔的安慰,“雪凝,没事了,有我在,什么都不用怕!”

强忍颤动心弦没有脸红的少女只轻轻点头。

孙齐天瞧的暗中撇嘴,心说李大年越来越禽兽了,连差着七八岁的小姑娘都下的去手,在这一点上,自己怕是永远也追不上他咯。

李大年又看了一眼云姣姣,她已被那帮大院子弟放开,正站在云飞飞身旁,扶着她哥,“姣姣同学,你是跟你哥回去,还是我把你一块送了。”

没想到李大年最后还能问她的云姣姣不禁有些发愣,心内说不清是高兴还是不高兴,不过瞅到沈雪凝那一副小鸟依人的乖乖模样,银牙轻咬,故意绷着脸道,“我和我哥一起走。”

张猛依旧在沙发上躺着,有几个相熟的女生将他扶了起来,几乎是被一层血痂包裹着的眼皮缓缓挣开,却是看到李大年紧盯着自己,立刻吓得一哆嗦,感觉魂都没了。

李大年笑了笑,从兜里掏出一沓钱扔了过去,“这些就当医药费了,只多不少,以后在学校,你们最好别再整那么多幺蛾子,否则下次就不是开瓢这么简单了。”

接过钱的张猛连连点头,他现在看李大年就像看魔鬼一般,哪还敢不同意?

在孙齐天与王光生等人的陪同下,李大年搂着沈雪凝的腰出了酒吧,打开兰博基尼车门送沈雪凝上去时,正打算回头跟孙齐天打个招呼,却没成想那孙猴子倒没了影,王光生笑着给李大年朝后车座一指,回头便瞧见了一脸得瑟样儿的纨绔大少冲他死笑。

李大年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孙猴子,我要送同学回学校,你跟着干什么?”

孙齐天贱贱的说了句,“开房就开房,回什么学院,李大年,当我不了解你吗?”

副驾驶坐着的少女明显听懂了这句话,禁不住再次脸红。

李大年咬牙切齿道,“死猴子,别破坏我在女同学面前的美好形象,行不?”

孙齐天满不在乎道,“李大年,你丫都二十大几的人了,装什么大学生,江海市最臭名昭著风流多情的败家子,脸皮什么时候薄了?泡大学妹子不敢承认?”

李大年真狠不得一脚把这只猴子踹下去,连忙不好意思的对沈雪凝说了句抱歉,我这朋友脑子有病。

沈雪凝没吭声,似是默认。

“孙猴子,你再不下车,信不信我真把你压在五行山下,过他个五百年!”李大年没好气道。

孙齐天嘚瑟的摇了摇头,“不信!”

李大年没了脾气,只好坐到主驾驶,无奈道,“知不知道我回来为啥没敢联系你,就是怕你这个家伙死皮赖脸的缠我。”

孙齐天不屑的切了一声,“李大年,你还当我是以前那个跟在你屁股后边转的小孩儿呢?这些年你不在,怕是不知道我在江海市多嚣张。我不走,还不就是想跟你叙叙旧?你要是真跟这姑娘去开房,那兄弟没说的,马上下车!”

不要脸的家伙!

悄悄腹诽一句,李大年不再说话,油门一踩,酒吧门口的兰博基尼瞬间绝尘而去。

或许是碍于沈雪凝在,孙齐天一路上倒是没怎么说话,只偶尔表达一下对李大年人老心不老的敬仰之情,但即使这样,也足够让李大年发恼,想解释吧,又怕越描越黑,只好闷不吭声。

只是这可苦了身边如初恋般单纯的美少女,在这一个晚上,脸红的次数直上三位数,如同发烧了似的。

Tags
#未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