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猫永久破解版

2021年11月12日

但这样的一个女人,养的儿子却不坏,歹竹出好笋,说的大概就是她了。

原身被人发现是女儿身,皇帝大怒,问斩之时,唐家上下生怕被她连累,除了唐大夫人,没一个为她出头的,只有唐知贤,到处疏通关系,看能不能救她一命,还冒着被连累的风险,进狱看她,原身对他是很感激的,也第一次认可了这个哥哥,所以许愿之时,就没让她帮忙整蔡氏母子。

原身觉得,蔡氏虽坏,但唐知贤很好,一坏一好,抵消了恩怨,所以就不用管他们母子了,只过她们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。

在唐大夫人那儿用过饭,安然回到自己的小院子,一进门,小厮墨坛便给她递过来一个请帖,道:“公子,李公子邀你参加诗会,顺便祝公子成为了生员。”

原身既然扮做男儿,然后又准备走仕途,这种交际自然是少不了的,所以也颇有几个酒肉朋友,这个李公子便是其中之一,其父也是京中高官。

这种应酬安然当然不想参加,也没兴趣参加,不过不参加也不行,毕竟这是原身的狐朋狗友,她一时间要断了,不免叫人起疑,于是当下看了眼请帖,便道:“成,告诉他,我明天准时到。”

墨坛得令离开,就有丫环上来嘘寒问暖,给他端茶递水。

看着这些丫环,有些给她递暧昧的眼神,有些趁着端茶递水的当儿,与她肌肤相接,碰碰手或者用胸部碰触她,安然看了,不由有种夺路而逃的冲动,这年头,被男人勾引她已经习惯了,但被女人勾引还是头一回,能不想逃跑吗?

不过再怎么想逃跑,也只能忍着,只心里想着,也亏了那些真男人,要是身边围着一群美女勾引,还不动心,那就见鬼了,古往今来的帝王,没因美人太多,纵欲太多亡身,真是很不容易。

不怪这些丫环想勾引她,原身还好一点,还有点娘气,虽也有人勾引,但多是想往上爬的,但自从安然来了后,安然攻气满满,让人一看心里就小鹿乱撞,所以勾搭的人就更多了,不见得是为了往上爬,就纯粹是看着她心动的。

面对这满楼红袖招的态势,安然也是没办法了,只能尽量跟她们保持距离,免得一不小心,伤了哪个人的名声,逼着她负责,那就不好了。

那些丫环看安然柳下惠附身,对她们的勾引完不动心,不由失望。

森系美女气质恬静侧颜精致白嫩肌肤花海写真图片

其实她们该感到庆幸才对,因为唐大夫人知道自己女儿肯定不会喜欢这些丫环的,所以没处理她们,要原身真是男儿身,就凭这些丫环的举动,早打发走了,免得她们的行为,影响原身的学业,所以这些女人该感到庆幸才是,有什么好失望的。

第二天一早,吃过早饭,安然跟唐大夫人禀告了声,便去了李公子的诗会。

走之前唐大夫人吩咐:“不要饮酒。”

唐大夫人虽将安然按男儿一样养,但也不是傻子,以为女儿真是男子,所以自是要叮嘱她这个,不光是关心她,也是怕她喝醉了,身份暴露,那不光女儿完了,她也完了。

“知道了。”安然自是应下了。

原身的任务就是不想她曝光,所以不用唐大夫人吩咐,她也会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份的。

当下安然来到李公子举行诗会的地点——李家郊外的一处庄子,该庄子上种了许多桂花,此时正是八月桂花开的季节,桂花飘香,一进庄子,闻着香味,端的让人心旷神怡,不大会儿,便连衣上都沾上了花香,让人香气怡人。

李垚看她来了,便过来招呼她,笑道:“我们新出炉的秀才公来了,大家欢迎欢迎。”

其他人听了,也纷纷上前恭喜安然。

安然一一回礼。

李垚擂了她肩头一拳,道:“你小子不厚道啊,你说大家一起落选多好,你倒好,背叛我们自己一个人考上了,你说怎么办吧,是不是罚酒三杯?”

安然笑道:“我喝酒一杯倒,你们也不是不知道,除非今天的诗宴你们不想弄了,要不然,就容我以茶代酒,如何?”

李垚也就是开玩笑,知道安然不能饮酒,所以当下便道:“好吧,暂且放过你,等将来你要考中了进士,不管是不是一杯倒,都要喝个一醉方休不可。”

安然点头道:“好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等到那时候,她的酒量也许不会长劲,但她的功夫长劲了,到时能用内力逼出酒,喝就喝,谁怕谁,不像现在,她还刚来,内力约等于无,自然是不敢喝的。

当下安然便喝了三杯茶。

自罚三杯后,李垚便拉着安然入席,然后悄悄在她耳边道:“姑娘们在桂花树那边作诗,到时我们两边作的诗要交换的,兄弟,咱们可都指望你了,要不然今天诗会,咱们非得被那群黄毛丫头比下去不可,因为听说她们那边来了强力外援。”

“强力外援?谁啊?”安然信口问道。

“萧学士你知道吧?他女儿萧月,有名的才女,据说有咏絮之才,她来了,咱们哪比得过。”李垚道。

安然听说萧月竟然在这儿,不由一愣,暗道这缘分也是没谱了。

原身记忆中没发生这样的事,因为原身身体不好,考完之后,就大病了一场,但安然来的时候虽刚好赶上出考场,却因她空间里藏有补身体的丹药,吃下后身体并无大碍,之后锻炼就更好了,所以这次的诗会,原身并没参加,自然也就没碰上萧月了。

听说萧月在这里,安然不免生了要见一见她的想法,当然了,这自然不是因为觉得她是将来自己要娶的人,所以准备提前会会未婚妻,而是因为,想看看对方早逝是不是有什么病,她知道了病症,也好从现在起开始想对症的药方。

当然安然不能跟这些人说,免得显的太过轻薄了,这些臭小子嘴上没个轻重的,别说出难听的话,污了人家姑娘清白,所以当下安然只笑道:“你指望我,还不如指望你自己,你也知道的,我只会死读书,诗词歌赋上并没天赋。”

她又不愿意抄现实世界的名诗,所以就只能这样说了,好在原身也的确作诗不行。

Tags
#未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