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观看影视下载

2021年11月14日

   淡漠的声音响起,让原本热闹的灵前徒然地安静下来。

   所有人的脑子是懵逼,刚才他们还听古山说王欢死的连渣都不剩了,现在王欢前来吊唁,这难道是见了鬼吗?

   古山的身体下意识的一颤,随后强装镇定。

   众人看到门外,只见王欢孤身一身,手里提着一个盒子,一步一步的走进灵堂。

   周围的人觉的气氛怪异,竟然没有人上去阻拦,反而让出了一条路,任由王欢到了灵前,把手里的盒子放在灵台前。

   楚怀仙看到王欢的身影,瞳孔一缩,吓的张嘴就道:“我命休矣!”

   在他旁边的仲忆丹和齐贤登两人虽然震惊王欢为什么没死,可听了楚怀仙这句话后,不以为然。

   在场之中,丹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,难不成王欢还敢动手杀人不成?

   王欢将盒子放下,没有看四周众人一眼,上了三柱香后,他才缓缓地回过头。

   只见王欢面色森然,看不出他心中想什么。

   聂氏兄弟两人皱起眉头,王欢徒然出现,彻底打乱了他的部署,古山的心惊胆战,总觉得接下来有事要发生。

   “王欢,竟然还活着?”

   白皙薄荷味美女午后惬意高清写真图片

   古山深吸一口气,旋即站起来,指着王欢,满脸愤怒,那呲牙咧嘴的样子,恨不得要将王欢生吞活剥一般。

   “我总算明白了师父为什么会被暗害了,这一切都是王欢的阴谋,师父闭关炼丹的地点,只有我们几人知道,而那些凶手却早早埋伏,定是有人暗中通风报信,把师父闭关的地方泄露出去。”

   “王欢,师父待恩重如山,竟然做出这样畜生不如的事!”

   古山跳起来,指着王欢,反咬一口。

   姚文远也说道:“哼,真是个白眼狼啊,周兄这么待,竟然做出这种狼心狗肺的事。侯城主,现在谋害周兄的凶手就在眼前,还请立即将其击杀,祭奠周兄的在天之灵。”

   听了两人的话,周府一片哗然。

   大多数人先入为主,而且刚才古山的表现也令他们影响很好,大多数的人都相信古山所言。

   “好猖狂!杀了周兄,还到他灵前招摇过市,今日如果不将就地正法,怎么对得起周兄的在天之灵!”聂氏兄弟也站了出来。

   虽然,他们也不知道王欢是如何从族兄聂光手里逃脱的,但是他竟然敢出现到这里,那他们就得想办法将王欢置于死地。

   看着众人对王欢一阵口诛笔伐,唯有楚怀仙一脸惨淡。

   这些人太不了解王欢了。

   他既然敢出现,那么就说明,此人有着必胜的决心。

   任他们巧言令色,也抵不过王欢手中的利剑,真以为往王欢身上泼脏水,就有用?

   这些人太天真了。

   “白眼狼,此等畜生不如的东西,就该杀之而后快!”

   “太嚣张了,杀了周兄,还在周兄灵前捣乱,此等行径,丧心病狂,我等身为周兄生前好友,决不能坐视不管。”

   “杀了他,阁下他的头颅,祭奠周兄在天之灵!”

   听着四周乱糟糟的声音,王欢一言不发,既不辩解,也不反驳,一直等他们的声音渐渐变小,最后减弱,他才缓缓地开口:

   “们说完了吗?”

   呃……

   看到王欢泰若自然的样子,所有人有些哑然,眼前的王欢表现未免也太镇定了吧。

   侯双月的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形,他也看不懂王欢,就算此事与他无关,也不可能表现的这样镇定,难道他就不怕被群起而攻之吗?

   这个小子,他到底有什么底气站在这里?

   古山怒道:“王欢,这是什么态度,各位前辈在此,还敢这样无理!”

   “呵呵,古山啊古山,我还真的看走眼了,真没想到的演技会这么好,还有什么想说的?是不是想把这弑师的罪名强加到我的头上?”王欢鄙视的看着他。

   古山大怒:“这不是强加,而是证据确凿!”

   王欢冷冷一笑,懒的理会古山的犬吠,目光却落在了满脸惨淡的楚怀仙身上,惊异的说道:“起先,我还奇怪究竟是谁这么看得起我,派了这么多高手伏击我,原来这件事也有楚兄一份,这下倒也解释的通了。”

   楚怀仙强行压住心中的恐惧,道:“王兄,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。”

   王欢道:“是啊,先等一会儿,等我替周前辈清理了门户,再来算我们之间的账。”

   楚怀仙听到这里,身体一滑,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。

   “清理门户?”

   在场众人微微

   一愣,听王欢的口气,周克之死好像另有蹊跷,看来这件事并没有像他们想的这么简单。

   这其中还另有隐情?

   古山脸色沉郁的像是要是挂了两斤水一样,怒不可遏:“该清理门户的人是我才对!”

   “是吗?”

   王欢讥讽的看着他,对着众人说道:“也好,今天当着周前辈的灵前,我就揭穿的真面目,古山,这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,我倒是要看看,到时候该如何狡辩。”

   古山额头上已经冒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。

   内心里面非常惶恐,只能通过大声的怒喝才能让他自我安慰一下底气,道:“王欢,别想在我身上泼脏水,师父对我恩重如山,我怎么会害师父。倒是,来历不明,前几日师父打发去看门,心生怨恨,所以才勾结外人,杀了师父。”

   这下就连在场的人都迷糊了,别看王欢气定神闲,可是却一点证据都没有,可信度并不高。

   反观古山,说的头头是道,而且逻辑清晰明了,这让他们心里都偏向古山所说的是事实。

   面对古山的污蔑,王欢鄙夷的笑了起来:“古山,死到临头,还在这里狡辩。也罢,我便让在场的人看清楚,究竟是什么样的狗杂粹。”

   古山自认为这个计划天衣无缝,而且在场中还有聂冰这些人当后盾,已经慢慢的回过神来。

   而且他也相信,王欢绝对不可能掌握什么证据。

   确定了这一点后,古山已经没什么好忌惮的,无所顾忌。

   “哼,总说我污蔑。那好,我就给自辩的机会,以免在场诸位以为我古山欺负!”

#未分类